做个有钱人
2017-05-27 13929 作者:【原创】金海萍 文章来源:广慈医护

从未独自一人去过菜市场的我,对于商品的价格完全没有概念。生平第一次去菜市场,看着氧气圈养中的虾,冒着泡泡,甚是喜欢,问老板,多少钱一斤。


50。


什么50?


再看看旁边非常可爱迷人身材姣好的蟹,以为这个会便宜,谁知,一问,多少。


80!


什么80!我们ICU特级护理才几块钱一小时,这些家伙居然是我们工作量金钱价值的好几倍。完全蒙了。心情瞬间跌到底谷。



好吧,看你们张牙舞爪,我不吃总可以吧。


可是有病就得治啊!


很平常的一个前半夜,突然接到急诊科急会诊的电话。值班医生晓琼立马前去。回来后,她坐在板凳上发愣。我问她,什么病人,要不要收。


应该要收。可惜没钱。晓琼深深地叹了口气,觉得心里特憋屈。从未会诊过这样难受的病人。


这是一个外地打工仔,年纪轻轻,心绞痛发作,下午在工地上班硬是熬到下班,满头大汗来医院。没有家属,没有朋友,邋遢的工作服,兜里只有200块钱。


你需要马上住ICU监护,不能走动,好好休息。


医生,住ICU多少钱?


根据你病情,这几天抢救一天千把块要的。


医生,我回家吧。年轻人眉头紧锁,一脸地黯然神伤。


你家人呢?


没有。他无奈地摇摇头。


那你真的需要住院。要不想想办法。


医生,我的毛病很严重吗?我买了回家的火车票,想晚上回家。


不行,你不能回去。你无法回去,要不然……晓琼说到这里突然语塞。


要不然你会死。


无情忠实的判决却只能压心底。也许他连回家的路都无法找到。


从未有过这般沉重的谈话。平时对家属对朋友,我们要把病人所有可能会发生的,现在是怎样,以后又是会怎样,详细又真实地反馈给他们。


而现在,我要对一个活生生的人做无限可能大的死亡宣判。每说一句,我都要在脑子里思考许久许久,我到底该以怎样巧妙的语言还原疾病的本身呢。从医10年,头一回,脑子短路,努力搜索,却依然找不到合适的医学解说词。


看着晓琼凝重的神情,我能体会到无奈和心酸。很多时候,我们常常说自己不畏惧死亡。那是因为我们一直健康地生活着,没有紧迫感,没有致命伤。死亡对于大多数我们正常人来说只是遥远存在的名词,并非脚下的坟墓。


而当某一天,突然宣告你明日早上7点你即将被斩立决。今晚,你还会安然入睡吗?


明天旭日的升起便是你的死期。


一直以为黎明是新生的希望,给予我们沉睡绝望中的光明。而如今内心已久支撑着自己灵魂前行的灯塔却成为死神的光速。你还会爱上它吗?



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我常常问自己,也问我奶奶。


奶奶今年80高龄。年轻时候开始便有高血压,一生与药为伴。在我年幼的记忆中,她的药盒子永远满满的。左邻右舍,街坊邻居,常常聚在一起,讨论你家吃什么药血压降得快啊。神忽神忽地便跑去街上的什么药店买来一堆。


今天好像有点头晕,那再加一颗吃吧。明天发现自己精神状态还可以,那少吃一点。


奶奶啊,您不能这样,应该每天定时量血压,规范用药。去正规医院,找医生。


去医院,这得多少钱呀。算了我能活一天是一天。


我从来没有说服过老太太。她最终还是三天两头跑医院,最终还是住上了院。并发症越来越多,住院的频率一年比一年高。每每出院说到遵医嘱继续按时服药,她仍然偷偷地去掉一些昂贵的药品。


我应该不是一个合格的护士。起码对于自己的奶奶,是绝对的失败。


我心里明白一个理,身体硬朗的爷爷突然重病几天就去世。这样的离开方式总是被奶奶絮叨,如果我也能这样,那该多好。


少花钱少受罪。


那是中国农村里多少个老人家的心思。


有钱能使鬼推磨。可在ICU里,这样千万年永恒不变的定律仿佛不是很行得通。


那个富商最终还是大面积脑出血走了。那个老总脑中风好几次从此无法叱咤风云。那些离休干部就这样躺在床上一年又一年。不管四季变化,不管岁月流转。


终究走的依然走。有些还是像吞钱的机器一样,再多的金钱却无法去扳倒疾病。或许,疾病是这个世界上最公平最光明磊落的君子。同时也是最可怕的有形杀手。


你不爱我,我必折磨你。折磨的劫数无关金钱,无关权利。只是去的路上每个人历劫的道数不同罢了。


前几天,Doctor张发来一篇文章给我。文章的内容报道英国一个2个月大的婴儿得了全世界只有16个人得过的疾病——线粒体消损症。很不幸,小男孩身患最严重的类型,目前全世界尚无找到可以有效治疗的方法。


小男孩病情急速恶化,最后靠呼吸机支持,鼻饲流质。男孩的父母把他带到全欧洲最大的儿童健康研究中心,希望能得到救治。可是男孩的病情复杂到经过保守治疗并没有进展。今年年初,医生建议父母放弃治疗。



这对年轻的夫妻压根无法接受。他们上网搜索一切尽可能的治疗方法,发现美国一个医生有一种先进的方法。所以试着去筹钱准备前往。而这时,医院把这对夫妻告上了法庭。


这是我的孩子,我想尽一切办法让他生存,医院却给他判了死刑。当得到民众大力支持的情况下,法院却给了难以置信的判决,医院胜诉。


当我看完这个故事,内心万般悲痛。都是有孩子的人,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父母会断然接受医院的意见。放弃是爱,坚守也是爱。面对生命的爱,我们该如何抉择。


我们该让孩子尊严地死去。这是法院的抉择。


如果是你,你会怎样做。救还是不救。

点评
当前最多可填写500字;
意见反馈
浙江广慈医护有限公司
浙江广慈医护有限公司